珍惜靈性,呵護夢想-為藝考生保駕護航
位置:學習資料> 正文
編導藝考影評寫作范例之《調音師》
2019-09-29 03:04:06     閱讀 (339) 微信關注:藝考VIP(藝考就上藝考VIP)    收藏:

法國短片《調音師 L'accordeur》

片長: 13分鐘

導演: 奧利維耶·特雷內

編劇: 奧利維耶·特雷內

上映時間: 2010年02(克萊蒙費朗國際短片電影節)

標題示例

主標題一:演繹不測的人生選擇

主標題二:混雜著向往與疼痛的回憶之曲

主標題三:被死亡驅使著的“美好”

主標題四:13,這個數字背后

影評文章開端語言表達示例

短片《調音師》講述了一名天才鋼琴師,為了重新找回自己失去的一切,假裝盲人調音師去觀察別人感悟生命的意義,但沒想到聰明反被聰明誤,因為自己的偽裝反而將自己的生命送入了一個危險的局面,電影的本身通過獨特風格的精妙剪輯組合抨擊了這個人情冷淡的時代。

13分鐘,集結了戲劇表達的強勁和隱喻中的宣泄,成熟大氣的鏡頭和剪輯增強了敘事效率,映射出了從前期低迷中獲得新生的創意,到不攻自破的自我釋放,前者是自我墮落中的思考,而后者則是無法逃避的現實,于是彈琴成了用生命去演奏的絕音。

影評文章主體部分示例

【結論+論證】一

短片《調音師》敘事與主旨分析:多重時空中的共同訴求

阿德里安有一個心理問題:無法去面對別人演奏,并因此在伯恩斯坦鋼琴大賽中失敗,15年的準備毀于一旦,頭頂上天才的光環也丟了,女朋友也離他而去,萬念俱焚中他選擇成為了一名調音師,從此天才鋼琴師阿德里安消失了,而一個倍受歡迎的盲人調音師出現。頭發花白的老男人,帶卷發夾子的家庭婦女,沒有戒心的西裝男以及年輕的音樂學院學生。這些客戶毫無戒心地將自我表現了出來,阿德里安也樂在其中,在盲人的鏡片下慢慢學會面對別人的彈奏,并窺視著面具下的他們。

本片13分鐘的故事情節中穿插了三個不同環境不同心情,不同媒介發出的一個音位的音調,兩個關門聲和射釘槍的聲音,開始既是結局,標題出現時的咔嚓聲和比賽時的不和諧鍵位聲以及他的女友離開時的關門聲,中間的鋼琴音夾在那里顯得平凡卻又是一個分隔符,如果一味的去思考那聲音的源頭反而是一種盲目,其實女友離開時的關門聲與開頭的咔嚓聲稍作比較就能聽出來答案就是死亡,只不過前者是生命的終結音,后者是愛情的終結音,而中間的鋼琴鍵位音則是理想的終結;同時影片中泰姬陵故事隱喻的穿插,使整部電影有了不一樣的神采,“人們認為失去會令人更敏感”當他的理想感情都拋下的時候他的心也變得敏感,才可以創造出有靈魂的東西。

阿德里安假裝瞎子,從自身角度來說也是一無所有的他希望在這種轉變中得到心理上的安慰,劇中他的對白中有這樣一段:“比賽過后我就沒再彈過琴,在瞎子面前人們不再掩飾,他們會給的更多更好。

“我需要這些 ”一個沒有了夢想和愛情的人最后選擇了旁觀者的視角去觀看蕓蕓眾生,同時通過轉變前后的所見所聞,對比反映出當代社會的冷漠,欺騙,虛偽;對阿德里安而言,他自己“制造"了自己昨天與明天的分水嶺。他從客戶那里得到信任和金錢的同時,其實也是在為自己干枯的靈魂尋得一點慰藉,并希望可以從中得到自己的音樂靈魂,這與泰姬陵的誕生靈魂也是一樣的,缺失的靈魂血肉就要用自己的最擅長的方式來填補,會出現更加偉大的作品靈魂,只可惜他運氣不佳,當他試圖去欺騙他人時,自己己經陷入了別人設置的陷阱里面,他掩耳盜鈴的舉動卻是自作聰明,他最引以為豪的表達方式,暴露了他的慌張,也成為了他最要命的催命符。

【結論+論證】二

短片《調音師》視聽分析:獨具風格的精妙組合

本片運用黃綠棕的古典色調,安靜的鏡頭,主體居左的特寫和中景構圖,渲染出暖性懸疑的視覺情緒,配以舒曼的鋼琴曲,悲喜交融,那暖色中泛著的是對世故的唏噓和人與人之間的冷漠與虛偽。

電影開頭,隨著音樂的響起,阿德里安開始慢慢陳述,語言和鏡頭的穿插造成了一種奇怪的感覺籠罩著大家,安靜如蠟像的老人側身鏡頭,主人公身后的人影,在開始懸疑的氣息就產生了,在大家都開始思考的時候,隨著一個閃回的開頭黑幕和扳機聲,電影的名字出現。此處的聲音讓人們不禁聯想到是前一段的關門聲還是后一段的開門聲,這是第一個音階:畫面出現在過去,主人公開始講述自己的過去,懸疑過后理想的失意伴著大提琴的配樂慢慢壓抑而來;本片中多次出現以標準鏡頭和長焦端鏡頭為主的動作鏡頭,動作鏡頭主要表現人物的表情、對話、反映。

較多的動作鏡頭會讓影片更具真實性并呈現出紀實風格。阿德里安在上臺時的俯瞰標準鏡頭在視野中只有主人公和鋼琴,周邊空曠的黃色地板使得整個畫面中男主角有種被包圍的壓抑感,唯一陪伴的也只有那架鋼琴,接下來的臉部近景也暴露了他的心情,而琴鍵的特寫和不和諧的音節很直接的讓我們得出了結果:比賽失敗。

在下一個鏡別中男主角的安靜與魚缸中魚的急促形成對比,這里的對比與現狀讓我們可以得出結論是魚是阿德里安心理活動的代指,而這一景別中女友的離開則是帶著另一個使命,引出一道有轉折作用的關門聲,既是關門聲也是扣合了老板出現時開門的聲音,但也同時是電影的答案所在,解釋男主人公的命運,這里是第二個音階,但是在下一個語境閃回時并沒有之前的音階出現作為分割,這使人們的節拍同時一空,也彰顯出中間那一聲轉折音階的獨特,這一節點內,阿德里安在講述泰姬陵故事時,攝像師使用了一個微小的鏡頭推進細節,使得主人公的形象瞬間變得突出,同時也與主人公的聲音一起將人物細微的心理變化表現了出來。

之后在于老板的談話后,他通過買單的過程來表現自己的演技,這里鏡頭切換到了室外的街道上,阿德里安一邊行走,一邊微笑,表情與歡愉中的語調相互扣合,導演這種錯位的表現在突出了前面的轉折音階后變化了轉折的方式,不再是干脆利落的關門聲和扣動扳機聲而是漸變到了與現實的接軌,這時,路口的紅燈和黃燈在《A Chloris》的音樂中閃爍,讓人們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危險,仿佛在警示阿德里安,但又被隨后的調侃和音樂學院學生的輕吻蓋過,于是主人公開始了最后一程,在老太太家中的鏡頭中拍攝者使用了一個“移”鏡頭,依次是鋼琴、阿德里安、射釘槍、老太太、臺燈、鏡中全景,一個鏡頭將屋里即將發生的一切都表現了出來,然后,畫面變成了黑幕,但是此時的音樂卻讓人開始心跳,尤其是在音樂的結尾處那帶有激動的起伏感讓人們心中繃著的弦頓時繃得更緊。

本片中音樂的使用,有著十分重要的點題意圖。舒曼的《詩人之戀之十:我聽見有人在唱》貫穿始終,這首作于1840年的g小調,取義于海涅詩集《歌集》中的《抒情節奏曲》,是一首回憶失去的愛情的歌曲。細膩的g小調讓人感覺那濃烈的悲傷已經漸漸淡去,仿佛淬火后的余溫,此曲從誕生以來就以其珠玉般的溫潤在整部音樂集中備受矚目。鋼琴的前奏在影響阿德里安的心情,也在影響觀眾的心情,那聲音中混雜著向往與疼痛,帶著觀眾的心沿著歌聲走下去。在結尾部分,阿德里安在女主人站在其背后時彈起了這首曲子,阿德里安在這種情況下回憶起自己的過去,現實讓他在不經意間流露出自己此時對人生的不滿,這加速了他生命的終結。

文章結尾

影評文章結尾語言表達示例

調音師,鋼琴的醫生,可是當音樂成為骯臟欲望的平臺,音樂也會反擊,片中當愛情與事業的符號性終結音響起,那么一個沒有理想沒有愛的人結局就是惡劣人性的引火自焚,人生的終結也不遠了,而曾經是同伴的音樂也會發出致命的反抗———最后一曲卻又是人性的絕唱,結尾時平淡的曲子里后半部分的激昂就是最后的抗爭,也正是這抗爭讓婦人的疑慮變成了調音師生命的休止符,激昂過后的漸漸落幕,只有滿腔的無奈。


來源:內容出自編導藝考

本文網址:http://www.gfpwri.live/course/8777.html

免責聲明:

(一) 由于各方面情況的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相關信息敬請以權威部門公布的信息為準。 (二) 本網未注明來源或注明來源為其他媒體的稿件均為轉載稿,免費轉載出于非商業性學習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內容、版權等問題,請通過郵件的方式與本網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將會在收到郵件后24小時內進行處理。
藝考VIP-藝考就上藝考VIP
广东快乐十分图标